一個密山軍迷的“戰艦奇緣”

僅憑一份圖紙幾本雜志復制出“高難度”迷你版密蘇里號戰列艦模型耗時15年四五千個零件都以“最好”為標準如今仍在完善
一個密山軍迷的“戰艦奇緣”










生活報記者薛宏莉

身居“陋室”,不重吃穿,一生鐘愛一物品,為復制其模型耗時15年,精雕細琢……這樣的生活在普通人眼里或許不被理解,但53歲的朱洪杰卻自得其樂。

一人,一物,兩者之間,究竟有怎樣一份情緣?近日,記者聯系到了家住密山興凱湖農場的朱洪杰,聽他講述起了自己和密蘇里號戰列艦的那份“奇緣”。

一篇軍事短文

埋下少年“造艦夢”

50平方米的回遷房里,幾乎找不到一件家具,唯一的“大件”就是一臺車床。每年,朱洪杰會在這個房間里住上大半年左右,然后去北京打工,賺取一定的生活費再回來。

回家后,他多數時間都是在屋子里潛心制作“迷你版”密蘇里號戰列艦模型。

朱洪杰種過菜,當過服務員,在本地開過機械修理部。“后來,身體不好,就都不干了。”他說,選擇去北京打工是因為那里工資高,干幾個月夠在老家花個一年半載,這樣他就可以專心“造艦”了,他把自己的小屋戲稱為“造艦工廠”。

這些年,除了前不久動工了一個“致遠號”,朱洪杰一直在造密蘇里號戰列艦,而且只是這一艘。他為何只對它情有獨鐘呢?

朱洪杰的故事得從少年說起。他雖祖籍北京,卻在密山興凱湖農場出生、長大。因家庭生活并不富裕,這輩子去過的大城市,除了哈爾濱就是北京了,所以根本沒有機會一睹停泊在美國的密蘇里號戰列艦的真容。但是,軍事雜志為他打開了“一扇窗”。“13歲那年,我上小學五年級,跟著哥哥去學校一個體育老師的宿舍,那老師也是從北京來的,他宿舍里放著一本《航海知識》雜志,我隨手翻看,就在里面看到了密蘇里號的介紹。”朱洪杰回憶道,雖是“豆腐塊”大的一篇文章,還沒有圖片,卻給他留下了“這艘戰艦一定很美”的遐想。朱洪杰想了解密蘇里號戰列艦更多的信息,可小城信息閉塞,一個孩子在那個年代是沒有啥零花錢的,他便把這個興趣擱置在了心底。二十七八歲時,他在當地書攤上偶然看到了《現代戰艦》雜志,興趣再次被激發,由此成了一個“啃雜志”的軍事迷。“每期都會買。”就在這期間,朱洪杰看到了密蘇里號戰列艦的實景圖,印證了自己當年的“想象”。他還在書里的一欄廣告內發現有“出售密蘇里號戰列艦模型制作圖紙”的信息。“我要把它造出來,擺著看。”當時,賣圖紙的老師傅告訴他,這個戰艦模型很難造,工期至少得一年。因為只有一份圖紙、幾本與其有關的雜志,做事追求完美的朱洪杰沒奢望自己一年能造出來,但也沒想到自己一造就是十五年……

一生只造一物品

15年“打磨”2.489米戰艦模型

“密蘇里號戰列艦,是美國海軍1944年建造的第四艘世界上艦體最長、排水量最大的一級戰列艦。曾經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和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1945年9月2日,標志著二戰結束的日本無條件投降簽字儀式,就在當時停泊在東京灣的密蘇里號主甲板上舉行。1984年,密蘇里號開始接受大規模的現代化改造升級,包括裝設戰斧巡航導彈及魚叉導彈發射器以及密集陣近程武器系統……1999年,密蘇里號戰列艦作為博物館艦,停泊在夏威夷珍珠港福特島旁,供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參觀。”說起這艘戰艦的歷史,朱洪杰的描述堪比“教科書”。

他真正動手制作密蘇里號戰列艦模型,是在38歲那年。這之前,光是看圖紙和參考航海模型制作教材,反復琢磨,他就用了大半年時間。“二十多張大小不一的圖紙,大的一米多長,小的報紙單頁那么大。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拆分圖。用什么材料制作,既能保證美觀,又盡可能復制它的各個功能呢?”朱洪杰最終決定選用1.5毫米厚的鐵皮做船體,用鋁片做上層建筑。按照108:1微縮制作模型,模型全長2.489米,至少由四五千個零部件組成。艦體部位,他就做了四年。“我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在我眼里,早就把這個模型當做一件藝術品來打磨了,所以每個零部件都是反復制作,直到自己滿意的才上艦安裝。”朱洪杰說,這艘戰艦,艦體部位最難做的就是艦首,要呈現其流線型,每個鐵板零件都要用錘子敲打出弧度,弧度小了沒有流線型感覺,弧度大了組裝出來會凹凸不平,他一直是做了拆、拆了做,直到呈現出自己滿意的整體效果為止。

密蘇里號戰列艦上,有多種火炮裝置,還有對空防御系統、雷達系統、無人駕駛彈射平臺和直升機起降平臺等。這些,在朱洪杰的“迷你版”模型上,都一一進行了復制。最小的零部件堪比黃豆或芝麻粒,而且需要焊接,稍有不慎、處理偏了就得重新再做,每次朱洪杰都是舉著放大鏡一點點操作。最奇妙的是,戰艦模型上的火炮系統,可不僅僅是“擺設”,還能“操作”。只要裝入極少量的鞭炮火藥,就可以“開炮”?,F在,這艘密蘇里號戰列艦模型95%都已完工,朱洪杰正在進行火控裝置和遙控系統的安裝,他說,預計兩三年后,就可以通過電路控制下水航行和火力發射了。

“孤獨者”的快樂

“它就是我的伴兒和孩子”

為了制作這樣一艘戰艦模型,朱洪杰省吃儉用,甚至用的手機,都是只有打電話、發短信功能的“老人機”。如果不是曾經把密蘇里號戰列艦模型拉到街上展出幾天,被人錄制了小視頻,他的故事還不會被人知曉。

15年做一物,除了感慨朱洪杰的這份執著以外,也有不少人質疑他“不務正業”、“玩物喪志”。但朱洪杰不在意這些,他說,自己一個人生活,沒有父母贍養,沒有家庭負擔,對生活的標準也要求不高,在手作的過程中能感受到無限的快樂。“當時做它,就是因為喜愛;后來也想過去參加航模大賽,可是一直沒做完;再后來覺得要是做好了,也可以把這個當做一門手藝或事業來做,可是也沒實現。而且做著做著,在我心里就把它成了一件藝術品,精益求精的過程中,它便成了我生活里的一部分……”朱洪杰坦言,有人出過高價要買他的這艘戰艦,他沒舍得賣;還有人要買他的“技術”,要和他一起加工航模出售,“但我覺得批量出來的東西,不是‘它’,所以我也拒絕了。對我而言,這艘密蘇里號戰列艦,早已成了我的伴兒和孩子。”一輩子沒結過婚的朱洪杰這樣說道。

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每個人有選擇不同生活方式的權利,或許在大多數人眼里,朱洪杰是個“孤獨者”,所以他把情感寄托在這艘戰艦上。但朱洪杰卻覺得,這就是他最喜歡的生活。

圖片由北大荒股份興凱湖分公司耿旭陽提供

彩89首页 股权代码是什么意思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吗 广东11选5在线杀号网站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预测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遗漏 上证指数最低点是多少 股票新手入门k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