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東雕匠”眼中的“大東北”

創作《黑土情》《東北農家院》《東北十八怪》《東北十八匠》等數十個系列木雕重彩
“關東雕匠”眼中的“大東北”

翟孟義

作品《老屋趣話》

作品《煙囪砌在山墻外》

作品《冰上釣魚單線拽》

生活報記者李琳

東北的民俗文化歷史悠久,尤其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幾十年的東北鄉村,勤勞淳樸、熱情好客、樂于助人的男人、女人們生產生活的點點滴滴,無不體現出黑土地上的風土人情,散發著濃濃的東北情趣……生活在阿城小嶺幾十年的翟孟義老人可以說是這些場景的親歷者和見證者,他創作了一批具有鮮明東北特色的木雕重彩風情畫,每一幅畫都像在講述一個東北民俗故事。近日,伴隨著觀賞阿城三五非遺博物館內收藏的,一幅幅靈動傳神的《東北十八怪》等木雕重彩作品,記者聽被大家稱為"關東雕匠"的翟老講述了他眼中的“大東北”。黑土地上的民俗是創作之源

今年73歲翟孟義告訴記者,他生活了幾十年的小嶺地區,木材豐富,隨手可取,自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他探索創作與東北地域文化相輔相成的木雕重彩系列作品。上世紀九十年代,幾十幅作品參加了全國性的工藝美術展后,東北民俗主題非常受歡迎,于是,開始專心創作展現東北地區風土人情的木雕重彩作品。

說到他為何能精準細致、活靈活現地刻畫出幾十年前東北農村人們生產生活的熱鬧場面時,翟孟義胸有成竹地笑著說:“我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呀!這里的山野沃土、村屯民俗一直伴我左右,多年來的耳濡目染,早已讓這些浸入了我的血液,鄉里鄉親間有許多令人難忘的故事,在平淡祥和的生活習俗中,更有許多令人樂不可支的趣事……這些都是我創作的源泉。”

《東北大秧歌》中人物眾多,姿態、衣著、舞步各具特色,場面火爆熱鬧,原汁原味地再現了幾十年前東北農村地區逢年過節、豐收喜慶時男女老少載歌載舞、自娛自樂的歡快場面,將活潑、奔放的東北大秧歌表現得淋淋盡致,這件作品之所以真實生動,是因為翟孟義當年是秧歌隊的組織者之一,都是他的親眼所見。《東北童趣》系列中的《踢馬掌釘》《撞拐》《滾轱轆圈》等作品,再現了早年東北少兒常玩的簡易游戲,讓人們領略當年東北兒童活潑樂觀、健康向上的精氣神兒,這些也都是翟老小時候玩過的游戲。還有《東北農家院》系列作品,生產生活用的工具物品盡在其中,擺放雖無規律,但取用方便,家禽悠然自得地在院中溜達,充滿濃郁生活氣息:仔細看會發現房門下有個洞,洞上還釘了一塊布簾,那是主人給自家貓留的“門”,既防風寒侵入,又方便貓咪進出;院內的醬缸里放著一個打醬用的耙子、把上還拴著紅布條,作品細節之所以能夠細致到一個布條,是因為翟老自己家當年也有一個這樣的醬缸……這些東北民俗中常見的事物,被他信手拈來,為作品增添了不少藝術性和趣味性。在東北生活的人看了都感到特別熟悉和親切。一位東北農民看到翟孟義的作品后說:“這拴牛的繩子是怎么刻的,扣跟我平時系的一樣,真像!”

《東北十八怪》《東北三絕》等作品詮釋濃濃“東北味”

翟孟義就是通過與山村生活的人們零距離接觸,才捕捉到了“東北三大怪”、“東北三絕”、“大秧歌”等鮮活的創作素材,再通過他的反復整理、篩選整合和藝術加工,從而將這些有故事的人、事、物描繪成了一幅幅生動的畫面,創作出了多次獲獎的《東北十八怪》、《東北農家院》等經典之作,再現了東北地區特別是東北高寒地區的生活習俗和古老的北方民族風情。

在這些作品中,都真實描繪出了生活在黑土地上的人們熱情奔放的性格。東北農村婦女都是棒勞力,他們要養兒育女、操持家務,還要在田里勞作,在翟孟義的印象中,她們干起活來風風火火,開心時笑得前仰后合,甚至男人不敢說的她們敢說,男人不敢做的她們敢做。男人們熱情好客、樂于助人、樸實憨厚、待人真誠,下河打魚摸蝦、上山下套捕獵,為一家人吃飽穿暖舍得一身力氣。他們都是翟孟義木雕創作的原型,畫面里的男人強壯彪悍,女人健康豐滿、紅花綠襖、憨態可掬,男女老幼盡在歡樂喜悅的氛圍中,無論穿著打扮、生活場景還是風俗習慣,每件作品都散發著“東北味”。

其中,翟孟義的《東北十八怪》最具代表性:窗戶紙糊在外、百褶皮鞋腳上踹、年節喜慶吃豆包、上貼餅子下燉菜、火盆上炕烤爺太、嘎拉哈姑娘愛、女人叼個大煙袋、家家戶戶有醬缸、煙囪砌在山墻外、草苫土房籬笆寨、冰上釣魚單線拽、雙腿沒有單腿快、白酒一碗轉桌喝、不吃鮮菜吃酸菜、南北大炕對腦袋、大姑娘爬樹比猴快、除病驅邪薩滿舞、養個孩子吊起來。隨著社會的發展,有些已經消失,翟孟義正是用木雕重彩將其永久保留下來。這些畫面像在講述著一個個生動的故事:深秋時節,嚴冬將至,東北農家為御寒防風,總把用麻草制作的窗戶紙糊在窗棱外,來增加其強度和韌度;牛皮靰鞡是東北地區農民冬季必備物品,內放東北三寶之一的靰鞡草,輕便、暖和又耐用;東北人喜歡吃粘豆包,年節期間全家人及鄰里鄉親集聚一堂包粘豆包,一是供年節時食用,二是冬季便于貯存,可以吃到開春;鍋貼餅子是“闖關東”來的人帶來的食品,到東北后與當地飲食習慣融合,變成了上貼餅子下燉菜,既省時又省柴;火盆是東北人的一大發明,每逢嚴冬,為了提高室內溫度,在燒火做飯之后,把灶內剩余炭火取出,置于自制的土盆內放在炕上,利用余熱取暖;嘎拉哈原為狍子的關節小骨,形狀小巧,是滿族兒童尤其是女孩子喜歡的玩具,后因狩獵被農耕取代,此物由狍子骨改用豬羊骨;東北人苦于冬季寒冷和夏季蚊蟲叮咬,而吸煙有緩解寒冷和驅蟲的作用,故而過去女子也和男人一樣吞云吐霧;每年冬季家家戶戶煮豆做醬,經一冬的晾干發酵,第二年春,和水、鹽及其他配料下于缸中搗細發酵,為了取用方便,醬缸放在房前屋后;東西山墻外一邊一個高過房脊的大煙囪,是東北農村獨具特色的一景,因為房子和煙囪都是泥土堆砌的,東北地區天寒風大,安全起見,煙囪不宜設在房頂;東北人親友聚會,尤其在農村,飯桌上除了豐盛的菜肴,更重要的是一大碗白酒大家輪著喝,喝光再滿上,盡醉而止;生活在山區的東北人,女人們三五成群地進山打山貨、摘松子,練就了一身登高爬樹的本領;居住在山林草澤中的東北先民,為防備野獸對初生嬰兒的傷害,將孩子懸于樹上,后演變為育兒催眠的“搖籃”……

作為非遺傳承人

希望木雕重彩傳承下去

翟孟義告訴記者,“木雕重彩”是他為了更恰如其分地表現東北民俗風情,經過無數次嘗試找到的一種最適用的表現手法,大致包括選料、構思、畫圖、雕刻、打磨、著色、上漆等主要工序。以黑龍江特產的紫椴木為主料,以平刀為主、刻刀為輔進行雕刻,以水粉顏料為主,常采用油畫水粉畫的厚涂法、水彩的濕畫法及國畫的渲染、干皴法進行繪畫著色,最后再髹漆上蠟。其作品在保留和傳承中國傳統木雕工藝的基礎上,突出東北木雕的地域特色和民俗風情。所謂木雕重彩,是指在雕刻處理好的作品上,賦以飽和厚重的色彩,增加作品美感,強化觀賞性。

翟孟義的木雕重彩作品是以幾十年前東北人的生活、黑土地上的民俗為基本素材的,現在人們對于那些已經消失和正在消失的場景、器物、風俗已經不甚了解,即使有些印象,也無法做到信手拈來,這項技藝如何傳承下去成了讓翟老憂慮的問題,作為黑龍江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木雕重彩”技藝的創始人和傳承人,他希望能培養幾個心靈手巧、喜愛木雕重彩的徒弟,將這項技藝傳承下去……

圖片均由翟孟義提供

彩89首页